首页- 娱乐- 八卦- 爆料- 影视- 音乐- 演出- 综艺- 视频- 图文- 社会- 热点- 事件- 奇闻- 万象- 资料- 内地- 港台- 日韩- 欧美- 图库
首页 > 岁寒知松柏 > 正文 > 了解你的客户 了解你的产品

了解你的客户 了解你的产品

发表日期:2019-9-19 8:6:52 来源:国际新闻日报(56查网) 发布人:朱子厚

了解你的客户 了解你的产品

除了盗掘流散的墓志外,西安地区博物馆、考古部门近年来亦陆续系统公布馆藏。从史料的价值而言,以《长安新出墓志》、《长安高阳原新出土隋唐墓志》两书最为重要。《长安新出墓志》中的“长安”系指西安市长安区博物馆,尽管仅是一区级博物馆,但唐代著名的韦曲、杜曲皆属今长安区辖境,拥有得天独厚的文物资源。书中多数墓志系首次刊布,包括著名的安乐公主墓志及多方重要京兆韦氏、杜氏家族成员墓志,史料价值颇丰。《长安高阳原新出土隋唐墓志》收录了陕西省考古研究院2001-2006年在西安南郊高阳原隋唐墓地发掘所获墓志113方,是近年来仅见的完全依靠科学考古工作形成的大型墓志图录。值得一提的是编者在整理过程中,除了拓本、录文等常规工作外,还专门刊布了每方墓志出土时在墓葬中位置的图片,在每方墓志解题中也简要记录了发掘情况,在正式考古报告尚待整理出版的情况下,尽可能多的向研究者提供了墓葬的考古信息,在体例规划上用心颇多。

式,完全可以用来让自己的感觉变得敏锐。他相信,不管什么东西——每幅画,每件雕塑,每幢建筑——如果在自己空腹和饿得饥肠辘辘的时候去欣赏,都会显得更加美丽、更加明澈。因而,近一百年来新出碑志的发现虽然上数量上极为惊人,但总体而言,更多地是量的累积,而无质的突破,往往被视为传世文献的附庸与补充,缺少研究方法上的突破与反思,并不能在本质上改写时代的图景。十余年来,墓志材料的大量涌现,其实不过百年前一幕的重演而已。在史料数量相对有限的中古史领域,巨量新史料的出现自然足以在短时间造成冲击,引领潮流,但不要忘记历史学是围绕时间展开的学问,热潮经过时间冷却之后,最终会退去。新史料在不远的将来就会变成“旧史料”,所谓“新”史料本身不能取代对研究意义的追问,什么能在学术史中沉淀下来,成为将来学者研究的起点,恐怕是任何一个关注新出墓志学者需要思考的问题。如果说,目前的墓志整理与研究至少在系统调查与刊布拓本,精确录文;目录索引等工具书的编纂乃至数据库的开发;积累一些典范性的研究,形成良好的规范与学术传统这三个层面都有大量工作需要去填补,或许最后一个方面的累积与突破才决定了研究所能达到的高度。

或学李白登舟,或效杜甫登高,或徒三峡古道,你的每一步都似乎受到了诗人的感召。不妨也浪漫一番,难见此山川,又何必在乎远游的寂寞呢?

审美主义的复兴很大程度上是在缅怀当年浪漫主义、唯美主义和叙事学的荣光。虽然有霍克斯(Terence Hawkes)等人热衷立足于结构主义、解构主义视野重读莎士比亚(W. Shakespeare,1564—1616),但是像米勒、布鲁姆等几经洗礼的理论中枢,依然是强调经典作家作品的审美质量。在《西方正典》“哀伤的结语”中,布鲁姆自称他是一位年迈的体制性浪漫主义者,坚持文学的审美品位不与政治沾边:审美主义的复兴很大程度上是在缅怀当年浪漫主义、唯美主义和叙事学的荣光。虽然有霍克斯(Terence Hawkes)等人热衷立足于结构主义、解构主义视野重读莎士比亚(W. Shakespeare,1564—1616),但是像米勒、布鲁姆等几经洗礼的理论中枢,依然是强调经典作家作品的审美质量。在《西方正典》“哀伤的结语”中,布鲁姆自称他是一位年迈的体制性浪漫主义者,坚持文学的审美品位不与政治沾边:

盗掘所造成的考古信息缺失同样影响我们对墓志真伪的鉴别。《洛阳出土北魏墓志选编》收录了吕达、吕方两方墓志,并判定其为伪刻,吕达墓志系据吕通墓志伪造。但多年之后,《考古》杂志2011年公布了这两座墓葬的发掘简报,可知三方墓志皆是经科学考古发掘所获,吕达、吕通两志虽然连志主名字都题写不一,但确同属一人的前后两志。若非有考古证据的支持,恐怕难以纠正这一以真为伪的误会。

作为当代美国屈指可数的一流资深文学批评家,米勒的忧虑当然是不无道理的。但文化研究本身也还是存在不少问题的。比如,当文化研究的理论分析替代阶级、种族、性别、边缘、权力政治,以及镇压和反抗等话题,本身成为研究的对象文本时,也使人担忧它从文学研究那里传承过来的文本分析方法反过来压倒自身,吞没了它的民族志和社会学研究的身份特征。文化研究很长时间以“游击队”自居,沉溺于在传统学科边缘发动突袭。就方法论而言,应是列维-斯特劳斯(C. Lévi-Strauss,1908—2009)结构主义人类学所谓的“就地取材”(bricolage)方法。但诚如麦奎根(Jim McGuigan)在其《文化研究方法论》(1997)序言中所言,这样一种浪漫的英雄主义文化研究观念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在经过葛兰西(A. Gramsci,1891—1937)转向,假道阿尔都塞引入马克思(K. H. Marx,1818—1883)的意识形态概念之后,文化研究之热衷于在各式各类文化“文本”中发动意识形态批判。这样一种“泛抵抗主义”,对于文学自身价值的是非得失,引来反弹应是势所必然。公交神器穉荃、少荃先生的事迹,有关材料言之已详,可补充者不多。关于穉荃先生,疑问有二:一是她1931年到北平师大读研究院,导师究竟是谁?傅增湘当年曾问及,穉荃先生的回答是:“黄晦闻(后改名节)先生。”她晚年向我解释,其导师为北方学者、北师大高步瀛,向北大黄节请教更多。高步瀛也是一大名家,所著《汉魏六朝文选》、《唐宋文举要》诸书曾多次重印,流布甚广。有学者将穉荃先生称为“黄季刚(名侃)的学生”,但黄侃不是其研究院导师,她只是不时向黄侃讨教。二是穉荃先生曾任立法委员,解放之初是怎么过关的?据长辈告知,她当时在重庆,已被列入拘捕名单。重庆市军管会负责人、后来曾任上海市长的曹荻秋是穉荃先生读成都高师时的同年级同学,知道她无任何劣迹,且颇有才华,将其从名单中勾去,稍后又安排为市政协委员。

影片当中有一处非常出彩的镜头,即村民们在桥上扭着秧歌,而桥下的二好瘫坐雪地上,无助而绝望。这样的构图,意蕴非常丰富。看到那里,笔者不禁会慨叹:再神通的法力,或许也难以抵挡人心的险恶莫测,然而无论如何,险恶的人心在自然面前,最终还是会付出代价。后山的金矿被证明是假的,而众多怀揣发财梦的村民,却在炸矿当中意外丧生。随着新出墓志发表渠道的多元化与分散化,而墓志在文物市场上往往又以原石与拓本两种形式流通,直接导致了三个后果,其一是重复发表,同一方墓志的拓本见载于多种图录的现象相当普遍,不仅造成了人力物力的浪费,同样也容易误导学者进行重复研究。其二割裂了相关墓志间的相关性,同一家族的墓志被盗掘后,流散各处,在几年之内分别在不同渠道发表,给学者的综合研究造成困难。如笔者新近撰文讨论安史之乱中依违唐、燕双方王伷的生平,最初留意到王伷及妻裴氏墓志刊《秦晋豫新出墓志蒐佚续编》,后发现其子王素墓志数年前在《洛阳新获七朝墓志》中便已发表,而其女王氏墓志则见载于北京市通州区博物馆编《记忆——石刻篇之一》,盖王氏墓志从洛阳盗出后,后由收藏家李颖霖捐赠给通州区博物馆。甚至已有流失海外者,會田大輔、齋藤茂雄最近公布了久保惣記念美術館所藏的遂安王李安妃陆小娘墓志、丘媛墓志,遂安王李安字世寿,即《旧唐书》中提及的李寿,墓志1995年便在长安县郭杜镇东祝村附近出土,石存西北大学博物馆。丘媛墓志则无疑是近年来在洛阳被陆续被盗出唐初功臣丘和家族墓志中的一方,目前已刊布家族其他成员的墓志有丘师及妻阎氏墓志、丘英起墓志、丘知几墓志等。这两方墓志无疑皆是近年在长安、洛阳出土后流落境外的。同一墓葬所出的文物亦遭分割,如甘元柬墓志早在1991年编纂《隋唐五代墓志汇编》中便已刊布,石存偃师商城博物馆,但同穴所出诏书刻石则至2012年出版《洛阳新获七朝墓志》中才获披露。其三是录文与拓本发表时间先后间隔较久,由于各种原因不少墓志录文虽早已发表,但拓本一直未见刊布,使学者难以覆按。例如2000年出版的《全唐文补遗》第7辑中部分墓志系据陕西历史博物馆藏志录文,拓本直至2017年出版《风引薤歌——陕西历史博物馆藏墓志萃编》中才得以公布。在此背景下,尽管新出墓志在数量上已超过之前《唐代墓志汇编》及续集收录的总合,但学者的整理研究工作事实上仍处于各自为战的状态,新的录文总集的编纂不但工程浩大,非个人所能承担,而且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亦困难重重,难以措手,都极大限制了对墓志资料的利用及研究的深化。毫无疑问,以上弊病产生的根源在于墓志的盗掘与买卖,但在目前的情况下,就学界本身而言,对此问题并无任何有效的解决办法。以下仅就在具体整理工作中可以改良之处略陈管见。

1957年秋,我刚到兰州大学历史系读书,就听系主任李天祜教授说,为增强师资力量,经高教部特许,已从山东大学调来赵俪生先生,四川大学黄少荃先生也将到任,他们都是学术造诣高、精力正旺盛的中年学者。后来少荃先生向我证实,兰大拟调,确有其事,她既要服侍老母,又要照料丈夫,实难离开成都。我初次见到少荃先生,是1962年暑期我在西北师大读研究生时,家父带我前去川大铮园请教少荃先生。少荃先生不久又带我去水井街拜望蒙文通老先生,此事我在《蒙老叫我读<文鉴>》一文中有记述。1965年8月,少荃先生在《光明日报·史学》版上读到我的习作,曾来信鼓励。


本文地址国际新闻日报(56查网): http://www.56cha.com/channel/2019/699866.html

合作媒体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非合作媒体不得转载!